Jo院长

吃了成长快乐,年更不再是梦(ノ゚▽゚)ノ
🐵 点关注,不迷路🌹
✨这里是院长的精神病院✨

【all叶】口香糖其实是杀人工具

#  小小的、有点小纯真的修修

#  为修痴,为修狂,为修哐哐撞大墙

#  发生在一个超大型的集体公司里

#  以上接受请食用

「正文」

       小孩子总归是天真,对于自己喜欢的人无条件相信,然后就成为了开玩笑的对象,当然玩笑开得太过分就要挨揍了。

 

        黄少天买了一条口香糖,放在嘴里嚼着,小叶修在一旁看着眼睛瞪得发亮,于是黄少天故意“砸吧、砸吧”地嚼着,叶修对那个长方形的小玩意更在意了。

 

    “少天哥哥,你吃的是什么?”

 

   “口香糖,特别好吃,甜甜的、香香的、一级棒。要吃吗?”

 

“    吃!”小叶修的兴奋地盯着黄少天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绿绿的东西,然后又抽出银得发亮的纸,剥开里面就是小叶修的口香糖了。

 

    “吃之前你得亲我一口,这样会更甜。”黄少天一本正经地说道。

 

       努力思考了一下的小叶修虽然觉得少天哥哥是在骗他,可又想到万一不亲估计就吃不到白白的长方形,便故作老成地权衡了一下利弊还是亲了黄少天。

 

       鉴于叶修太小,黄少天只给他折了一半并叮嘱小叶修最后一定要吐出来。

 

      “为什么要吐出来?口香糖不是糖吗?”

 

       黄少天犯难了,想了想决定还是骗一骗小叶修:“口香糖吃进肚子要去医院的,叶修想去医院吗?”

 

     “不……不想。”

 

     “那就吃到不想吃就吐出来用纸包住扔到垃圾桶。记住一定要吐出来,否则就要去医院了。”

 

       黄少天十分认真的样子让小叶修也郑重地点了点头,说:“一定会的!”黄少天揉了揉叶修的头发又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他转身离开后还偷偷瞄了一眼小叶修,结果发现他正很认真地捂着嘴吃着,眼里的喜悦藏都藏不住,看他可爱的模样黄少天忍不住笑出了声。

  

       黄少天走了不到一会儿,小叶修就有些提不起劲了,刚刚嚼太欢了,现在他嘴巴酸得嚼不动了。小叶修决定去找张纸把口香糖吐出来,于是将口香糖紧紧地压在舌头底下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咽了下去。

 

       路上小叶修遇到了张佳乐,可一个招呼都没和张佳乐打,弄得张佳乐摸不着头脑:“叶修你去干什么?”叶修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摇了摇头,张佳乐懵了,这是指他嘴巴出问题了吗,于是张佳乐偷偷跟在小叶修身后,看他去哪儿。

 

       结果他在霸图的办公室门前停下了,他开门走进去抽了一张餐巾纸捂着嘴巴,正准备吐出来的小叶修猛然发觉口香好像被自己压平,于是舌头死命地搅动想把东西放出来,而门口的张佳乐看他一直站在那里就上前询问:“你怎么了?”

 

       张佳乐悄无声息突然扶上小叶修的肩,他被吓了一跳,口香糖瞬间出来然后咽了下去……

 

      黄少天的话在脑子里滚动着,可小叶修不想去医院,这都怪张佳乐!

 

   “张佳乐!”小叶修瞪着他奶声奶气地大喊。

 

   “怎么了?”

 

      小叶修的声音突然小了下去:“你说口香糖吃进肚子会……会不会去医院?”

 

       张佳乐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于是煞有介事地回答:“这肯定要去医院的,否则口香糖会把你的肚子里的东西全部黏住,就像揉成一团的纸一样。”

 

    “ 会……死人吗?”

 

    “如果你的胃被黏住,就不能吃饭了,不吃饭的话可能会死。”张佳乐装作思考的样子。

 

      小叶修被吓住了,拉着张佳乐的手死命地晃着:“带我去医院!”

 

    “我还有工作没做呢。”

 

     “可……可是叶修要死了!”小叶修的眼眶里已经有泪水了,“死了就不能玩游戏,不能吃泡面了!”

 

       张佳乐虽然很想笑,很想抱抱叶修和他说这是骗他的,可这样子的小叶修可是第一次见到,于是他把戏做足了:“那你等等,我去和你文清哥哥说一声,你在楼下大厅门口等我。”

 

       听话的小叶修赶忙跑到楼下,而张佳乐却慢慢悠悠地坐在了电脑桌前玩起了网游。

 

       可怜的小叶修在楼下等啊等,他觉得自己的胃很难受,好像口香糖已经把自己的胃黏住了。害怕得他在门口哭了出来。

 

       幸好孙翔正好回来看到了哭着的小叶修,虽然不善于和小孩交谈,但是哭了的叶修实在是让人心疼,他赶忙上前问他:“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我去揍他!”

 

     “我……我要死了。”

  

       这一句话把孙翔吓得不轻:“什么!”孙翔一把扛起小叶修就往周泽楷哪里跑。

 

     “总经理!叶修不行了!”

 

       周泽楷刚回办公室就听到了这么个消息还有一只哭得满脸发红的叶修,连问都没有问是怎么一回事,接过叶修就往张新杰那跑。

 

        张新杰看到急急忙忙冲过来的周泽楷和怀里的叶修,有点疑惑:“叶修怎么了?”

 

     “不行了。”

 

     “别瞎说。”张新杰快速接过叶修检查了一番,结果一切正常,“叶修并没有事。”

 

     “胃……检查我的胃……”叶修一副虚弱的样子,“口香糖吞下去了。”

 

     “口香糖?”张新杰和周泽楷很奇怪,“吞下去不会有事的。”

 

      “真的吗?”

 

        张新杰向叶修解释:“每个人的胃里有很一种很厉害的液体能把口香糖融化。”

 

      “可……可是佳乐哥哥说口香糖会把胃黏住,我很害怕。”小叶修抹了一把眼泪,样子别提有多可怜。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打了个电话给韩文清,而周泽楷从口袋里掏出了口香糖,当着叶修的面吃了下去。

 

      “不行!小周哥哥会死的!”叶修慌了神。

 

      “一起。”周泽楷抱了抱叶修,用脑袋蹭了蹭他,而叶修回抱住他,一副永无畏惧的样子,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

 

     “好了,周总经理不要再逗他了。”张新杰打完电话就看见一大一小在那犯神经,“叶修其实张佳乐是骗你的,你真不信我也可以咽一根口香糖的。”

 

     “张佳乐哥哥骗我!”叶修不可置信,“那你们要帮叶修教训他!骗人是不对!”

 

     “已经帮你教训了,现在张佳乐估计得忙一阵子了。”张新杰又推了推眼镜掩饰自己上扬的嘴角。

 

       后来张佳乐因为太忙没来吃饭,各个部门才知道叶修早上“快不行”的事,大家都忍俊不禁,但唯独喻文州发现了盲点。

 

     “谁给小孩子吃口香糖的?”

 

     “是少天哥哥!他还骗我亲他一口!”小叶修欢快的抢答着。

 

       最后少天哥哥的死因是什么呢?大概是“幸福得含泪”而死的吧。

END

「废话」

emmmmmm……小孩子都特别天真的,不论长大的性格是怎么样。

曾经做过幼儿园的志愿者,有小孩问我教室壁纸上一只大象的鼻子为什么那么长,很老套的问题,lo主看到大象斜上方有只猴子……

于是,lo主说:“不长怎么能够到树上的猴子,和猴子玩耍呢?”

小孩子信了,挺纯洁的……

口香糖这种东西小时候咽下去,被lo主的老父亲骗了一通,emmmmmmmm……我以为自己快死了……提心吊胆了一整天,茶饭不思,结果老父亲和我说:“我骗你的。”

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查看全文

【all叶】修修不喜欢的事

※ 一篇有味道的文

※ 想看不一样的修修

※ 以上接受请食用

「正文」

        如果要说叶修最不喜欢的一件事就是那仿佛有自我意识,时机掐得十分风骚的嗝,叶修第一次脸红就交代在了嗝的头上。

       陈果一直以为叶修在她反复叮嘱后不会再偷吃方便面。

       可她错了,从她发觉叶修的电脑桌上有一根卷卷的、淡黄的泡面面渣时她大脑在颤抖,浑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在说:“打死那个小王八羔子!”

        陈果跑去责问叶修的时候,叶修其实是很慌,他试图假装镇定,强行吹一波自己,把锅扣在方锐头上。

       于是叶修缓缓对上陈果的双眼,嘴里的“方锐”还没出口,一股妖气从胃部直达口腔。

       “嗝~”

       一个绵长响亮的满含红烧牛肉味的嗝。

       叶修惊了,嘴巴定格,屋内的键盘鼠标声顿时消失。

       不知是谁带头笑起来,哄笑声一片,就连想好好教训叶修的陈果也绷不住了,她笑得又捂肚子又捂嘴:“叶修你还不从实招来。”

       叶修的耳朵微微发红,说:“就刚刚吃了小杯泡面,老板娘你可要轻点罚我。”

       “不罚不罚,等我笑完再说。”

       等陈果走了后,方锐第一个冲过来,他已经上气不接下气:“老叶你刚刚表情太绝了,就你那平时的嘲讽脸加上一个嗝,这简直嘲讽值溢出了。你说要是以后对着不认识的人一不小心打了个带嘲讽buff的嗝,人家要打你拦都拦不住。”

       待方锐缓了一下神,他惊奇地发现叶修好像变得更可爱了:“诶!老叶你……是不是害羞了!”

       “什么什么,老大害羞了!”包子一把抱住叶修,凑在他耳边瞧着,“哈哈哈哈哈真的红了!”

        叶修在人生四分之一的旅途中初次感受到了窘迫的滋味。

       “说一个大男人可爱不好……你们两个不要把我抱得那么紧……”叶修感到两人温热的呼气刺激这每一根脸部的绒毛下的神经一块一块得发麻。

        两人很快就松手了,但方锐装作不小心偷偷亲了一下叶修的耳垂,而包子老老实实地端坐在叶修身旁时不时对他咧嘴笑一下。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叶修不打嗝了,他天真地以为不会再有事了,结果世邀赛时又闹出了笑话。

       相关人士透露当时原本叶修吃完午饭想回去继续写分析的,没想到遇到了前几天小组赛时败给他们的A国,原本A国的队长对叶修他们挺敬佩,可叶修居然对着他打了一个嗝。

       打嗝其实没什么好关注的,但注视着别人还一边嘴角上扬打嗝就有问题了,更有问题的是这人还是个脸T。

        A国的队长迫于比赛期间的规则,硬是忍着一口气跑到组委会那边控诉叶修的人身攻击。

        结果虽然解释清楚了,当时叶修原本是想和他打招呼,没想到冒出一个嗝,但“叶修的嘲讽嗝”这个消息在世邀赛的各个战队里疯传。

       而从苏沐橙那里知道叶修曾经的打嗝事迹的中国队竟被开发出了奇怪的萌点,他们迷上了打嗝时的修修。

        当然借着要帮叶修调理胃,然后试图爬上叶修床的人不在少数……听说张新杰成功上位的次数最多。

       原本叶修想着嗝这种事应该不可能再被更多人知道的,但是事与愿违——他的嗝成为热搜,这是退役后一次和黄少天一起解说时的事了,堪称荣耀史上最混乱、最让人无心观看比赛的比赛。

        黄少天在后来的采访中说:“老叶当时把嗝咽下去了,但没想到那股气居然在他胃里发出很响很响的声音,原本不说谁都不知道,可老叶他在解说时打奶嗝了,一抽一抽的,声音超可爱的那种,超想亲亲抱抱日日的那种。

       哎呀怎么和你们说呢,就是奶猫那种尖细的声音一样,你说这怎么让人比赛啊!真的太可爱了!他当时就求助我和观众,谁知道老叶厉害,他的嗝更厉害,治都治不了!然后就演变成最后混乱的场面了。但没想到比赛一结束,嗝就不打了,其实我觉得挺可惜的……”

       再后来叶修退役在家,他就不再打嗝了,可一旦碰上联盟里的人,时不时就打上几个,兴许叶修的嗝真的成精了吧。

END

「废话」

emmmm……lo主胃不好,吃啥都打嗝,有时嗝真的特不安分……(눈_눈)。某破站上的一些up主是很好的例子(每日一嗝1/1),有些时候嗝真的挺调节气氛的,挺好玩儿的Ծ ̮ Ծ大概……

查看全文

【all叶】所谓的商机不过是店主本人

 


 

※就是要幻想修修扎着洋葱辫的样子

※私设除了叶修联盟里的人都是通过夏令营认识的

※以上接受请食用



「正文」

       这是一家开在杭州不知名的街上的小饰品店,原本是一对兄妹开着的,准确的来说是哥哥开的,但不幸哥哥早早离世,留下一个需要念书的妹妹。也因为机缘巧合,叶修和这对兄妹是熟识,作为一个无业宅男青年,叶修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新一任店主,经营小本生意供妹妹苏沐橙上学,自己也赚点生活费。

       原本这家店铺冷冷清清的,但自从一次叶修为了方便扎了个洋葱辫,竟被女顾客合了影传上了网,评论都大呼:“可爱!男神!”叶修的店铺成一家网红店。

       其实叶修原本是拒绝的,虽说是为了赚钱,可你说好好打着游戏,只需腾出一手找零钱的,结果演变成找了钱还得合张影!有时还会遇到“流氓”男顾客,而且男顾客光顾次数远超女顾客,这可不比夜雨声烦还烦吗?

       例如有一名杭州当地的大学生,名叫方锐,三两天总要往叶修这边跑。今天他进了店,叶修头都没抬,瞟了一眼校服,就说:“方锐大大呀,今天是为谁买饰品啊?”

     “……我妈的姐夫的哥哥的老婆的姐姐的孩子。”

       叶修笑出了声:“哥给你数一下‘妹妹’、‘姐姐’、‘堂妹’、‘堂姐’、‘你妈的妹夫的妹妹’、‘你妈的妹夫的丈夫的姐姐’……”

     “……别别别。”

     “我说你是在我这里看上什么宝贝了吗?这跑得跟小伙追女孩一样勤快。”

       方锐愣了一下,随即猥琐地靠近叶修,压低声音说:“我还真看上一宝贝了,就是……”

     “我开玩笑,你还动真格了,我和你说,苏沐橙是不会嫁给你的。”叶修起身将他推出店门外,“行了行了,快回家吧。”方锐试图拉住叶修的手和他解释,结果被无情地甩掉了。他觉得自己突然失恋了,凄惨到听见内心深处自动播放的《二泉映月》。

       再例如有一对总是莫名其妙碰到一起,分别叫喻文州和王杰希,那个叫喻文州的有时身边还会带一个叫黄少天的男生,当初叶修就认定那是他网友夜雨声烦。

       其实叶修挺喜欢这三个人的,因为他们之间总能有神奇的化学反应,叶修记得第一次他们不期而遇时居然在店外谈了起来。

     “这不是夏令营时那个全队没有女生的队的队长吗?”

     “你……看着脸应该是微草的王杰希了吧。”喻文州以微笑回击。

     “今天怎么没有看见那话痨。”

     “我支走他了。”喻文州推门,“进店再说,今天不就是为了这个事吗?”

        叶修将两位进来了,笑了几声说:“你俩认识啊,这么巧。”

        喻文州一边挑选着饰品一边回答:“当初在同一个夏令营的。”

      “大学生吗?”叶修托着腮,抛着一枚硬币,“你们什么名字啊?”

     “我们实习了。我叫王杰希,他是喻文州。”王杰希将两个印有猫咪的发圈放在柜台上,“可以包养你。”

       “你说什么?”

       “买这两个,需要合影。你叫什么?”王杰希给叶修一个微笑

       “叶修,老规矩加五块啊。”叶修狐疑地接过零钱,看着大小眼,浑身发毛。

        正当王杰希搂住叶修的腰时,喻文州硬是凑了过来说了一句一起。于是顺手勾住叶修的肩膀。

       最后拍完的时候两人都在叶修的屁股上揩了油,期间两人手不小心碰在了,互相看了一眼以示“友好”,而作为被吃豆腐的对象一本正经地认为是不小心的,还将他们送至门口挥手再见,欢迎他们下次再来。当然回去之后两人都不约而同将照片上的另一个人P掉了,这么可爱的扎着洋葱辫,露出超白,超干净,超想让人亲一口的额头的修修和自己放在一起才是最好的。

       送走两人叶修回到凉椅上,再次刷起了游戏,结果boss抢了一半,就听到门口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我靠我靠我靠,队长和我说让去买吃的结果自己先走了!你说气不气!亏我念着兄弟情帮他去买,倒是被他抛下了,店主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啊。”

       叶修盯着屏幕连一点视线都没分给黄少天,说:“不在。”

     “诶!你怎么这样啊!”黄少天快步走近叶修,“你在玩游戏,让我看看在玩什么……我靠,你居然也玩荣耀!ID是什么,快来和本剑圣PKPKPKPKPKPK!赢了让你进蓝溪阁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觉得很厉害呀。”

       叶修快速将蓝溪阁的boss收掉,好笑地盯着他看,一双黑得发亮的眼睛就这么含笑望着,黄少天被看得耳朵发红,随即转头嘀咕:“看什么看,你这店主怎么那么没礼貌。”

     “我说你是不是ID叫夜雨声烦。”叶修悠闲地点开好友列表,一行一行地扫着。

     “你怎么知道?莫不是我剑圣这么出名了?要签名吗?那你叫什么啊?”黄少天瞬间撑在柜台上,眼睛发亮。

     “我叫什么……你猜啊。”

     “靠!没意思,走了。”

     “猜对免费合影。”

     “嗯……你是不是沐雨橙风?”

     “不是。”

     “那寒烟柔?”

     “……我不用人妖号的。”

    “不会是君莫笑吧。”

    “亏你能想到啊,烦烦。你本名是什么?”

     “我叫黄少天,帅气吧。你呢?”黄少天做出一副自信的表情,挺得直直的背为他的身高加上了几分。

     “我叫叶修。”

     “那我以后叫你老叶了,老叶老叶老叶老叶。”黄少天勾住叶修的脖子两人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心里打的小九九可是多得很,“就这样拍一张呗。”

     “好好好。”叶修已经不想多说什么了,这人上辈子一定是个无口,憋太久了。

       秉持着顾客为上的准则,叶修还是对黄少天说欢迎下次再来。他得到了黄少天的一个飞吻,和一堆中心意思是一定多次再来以及游戏上见的废话。

       要说所有男顾客里,叶修最喜欢的一定是一位叫周泽楷的小男生,人长得高,五官精致,笑容治愈,有时会带一点儿小吃。绝对没有像其他男顾客一样的肮脏企图,但在苏沐橙看来叶修快被攻略了,居她所说每次周泽楷一来,往叶修身旁一坐,她内心疯狂在两人中间刷囍囍囍囍囍囍。

       叶修最希望见到的一位男顾客是张佳乐,这并没有什么好说的,所有男顾客里就他正正经经地买发圈,哪像那什么叫方锐、王杰希、喻文州、黄少天、张新杰、韩文清……不留头发,还硬是找了几个女性亲戚的借口来店里,每次要拍三张不是搂腰就是搂腰,还有摸屁股、摸头发、捏脸蛋,但做完之后都像个正经人一样,为了赚钱叶修便也随它去,大家都是男同胞,都还长得不错,摸一下也不亏,就高高兴兴地收着钱笑眯眯摆手让他们下次再来了。

       当然有时也会有意想不到人,比如说他的笨蛋弟弟。

     “混账哥哥,你为什么不回家,这破店铺有什么好的!”

     “这你就不懂了,哥我也是在学着创业啊,你看一天不算卖出的饰品,光照片就能赚将近八十了,这就是商机啊,况且人家还嘱托过我要好好看着店铺呢。”

     “你那哪是在创业中的商机啊!你这分明是在给那些莫名其妙的男顾客出卖色相!”

       弟弟今天也在为哥哥的肉体操心着呢,真是一家神奇的店铺呢。

END

查看全文

【all叶】其实我是个海盗

※ 海盗paro

※ 又名《我的海盗不可能辣么可爱》

※ 不小心删了QwQ,重发,顺便把一年前剩下的一段发出来

※ 仔细一看tag还打错了orz,多灾多难的一篇文章……

※  以上接受请食用

「正文」

        叶修很心累,在这里强调一下他是一个海盗,是一个劫财掠色、作恶多端的海盗。

       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今天哪家商船有货?”叶修靠在船桅上,嘴里叼着未燃的雪茄,头上的海盗帽有点歪斜。

        “轮回的。”罗辑看着一张布满算式的羊皮纸说道,“九点整在荣耀港发船。”

        “方锐,我们现在在哪?”

        方锐一脸蒙逼:“叶修你看你的三点钟方向,那不是轮回的商船吗?”

        只见远处黑色旗帜上赫然是轮回的会标。

        叶修一个激动,海盗帽掉了下来,不过很快就懵了:“现在才凌晨吧,说好九点的呢?”

        “所以小周你这是?”叶修目瞪口呆地看着周泽楷让手下把货物一批一批运到他的船库里。

        “聘礼。”

        江波涛瞥了一眼,随即说道:“会长的意思是这点货物是仓库剩下的好货,放着也是没用就送给你了。”

        “……不要以为我没听到‘聘礼’两个字。”

         正当江波涛想继续说下去时,突然周泽楷又冒了一句:“求劫色。”顺带给了叶修一个羞涩的笑容。

        方锐不可置信道:“现在的皇室居然堕落到这样了吗?周泽楷,我和你说啊,叶修是不会劫你的色的,你就死心吧。”

        老冯,你的心头肉是这种人,你知道吗。

        叶修郁闷极了,但是看到周泽楷人畜无害的笑容还附带两个酒窝,瞬间就把气全撒在方锐头上。

        还不到几天,叶修又遇上了蓝雨的船队,但唯一有点不一样的是……

        “文州,你们不是老冯的商船吗?”

        “做买卖有点累了,换个方式也是不错的。”喻文州稍稍调整了一下眼罩的位置,顺便又取下了叶修叼在嘴里的雪茄,“少抽一点烟。”

        黄少天一把勾住叶修的脖子,动作幅度很大,两人的帽子都歪斜了显得有些滑稽。

        “老叶老叶,我和你说,这叫体验劳苦人民的生活,看你成天漂泊在海上太可怜了,陪陪你让你不要太难受,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很贴心啊,我们可是推掉了蓝雨的工作来的。老叶老叶给个奖励呗。”

        只见黄少天的嘴离叶修的脖颈越来越近,喻文州用力按下黄少天的海盗帽,把他拉离了叶修。

        “前辈今天想抢哪家?”喻文州温和的笑着。

        现在的黄少天正努力地想把头从三角帽里弄出来,第一次有了想搞死会长的心情。

        某皇室的商船船长今天很心塞,决定今天死也不想出港。

        两个心脏联手当海盗这怎么活!只怕还没出港,货就没了吧。

         “船长!我们的货全消失了!”

         我刚刚说什么来着……

         叶修已经一礼拜没有搞事了,多数原因是仓库里存货太多。

        他瘫在小木床上,手上把玩地图琢磨着自己作为一名海盗是不是太不敬业了,

于是向门口呼喊了几声“方锐”,但并没有回答,连包子都不出声了,这时他本该搞出很大的动静叫着:“老大,老大,出什么事了。”

       叶修艰难地下了床,打开房门……

       外面的景象吓得他退入房间,重新开了一次门。

       “他们怎么被绑起来了?”叶修问唯一没有被绑起来的苏沐橙。

       苏沐橙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叶修你就从了吧,王杰希在船长室等你。”

        说实话,自己的船员被绑了起来不管是不是开玩笑,叶修还是有点不高兴的。

        “我说王杰希,搞事呢。这是我的地盘啊。”

       王杰希理了理头发说:“我可是来应聘的。”

        “你这应聘到也是诚意啊,把我的人都绑了。”

       “过奖了,只是想让海盗头看看我的技术好不好。”

      妈的,这人眼睛长不对称敢情是把营养送到嘴上了吗?

       叶修挠了挠脸颊,显出一副纠结的样子,他把三角帽摘下,另人惊奇的是头顶上居然有一盒雪茄和一张羊皮纸。

        叶修拿起羊皮纸,绘声绘色地念了起来:“……第四条,应聘者需五官端正,相貌良好……”说罢,抬起一只眼瞧了王杰希,装做无奈的模样,“你说你,顶多算个四官端正吧,多一官少一官我都过意不去,我还是有良心的。”

        王杰希挑眉,问:“怎么才能应聘成功呢?”

        “这个嘛,除非是我的俘虏,按表现可能进升为我的手下,毕竟你已经不符合第四条了。”

        “好。”

        “你怎么就走了?好什么?”

        就在第二天叶修在船长室里发现了一团被捆着的王杰希。

        “我说大眼儿,你这是搞哪出啊?”

        “看不出吗?当你俘虏呢。这可是你的人绑的。”

        叶修掐灭了烟,赶忙把方锐他们叫来,结果听到是肯定的答案……

       叶修也不好说什么,看他们一个个对王杰希昨天的捆绑的不满情绪,也就答应王杰希成一个为期一礼拜的挂名手下。

       这几天叶修被服侍得舒舒服服,甚至有了从良的念头。   

        不过挂名手下的某些行为导致三天就被方锐他们轰走使得这个念头马上淹没在抗议声中。

         方锐一伙人对他们自己的行为十分欣赏并高兴得拍起了自己的肚子——啪啪啪啪啪……

        距那件「挂名手下越矩」事件(除了叶修不清楚自己手下天天做什么妖,毕竟这是某些人取的名字)已有三个礼拜

        可叶修究竟有没有当成一个作恶多端的海盗呢?

        先等他从霸图商会的特别晚会上活着回来再说吧。

END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