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院长

吃了成长快乐,年更不再是梦(ノ゚▽゚)ノ
🐵 点关注,不迷路🌹
✨这里是院长的精神病院✨

【石切丸x王杰希】在神社里找姻缘是否搞错了什么(中上)

  • 避雷!避雷!避雷!


  • 双方交流以翻译APP为主,请自行带入!





[正文]

好歹王杰希是个现代人,这种时候他拿出了手机直接下载了一个翻译器。他看向四周其他人都睡得死死的,可他还是不放心,做了个手势示意石切丸跟上他。

 

最后东兜西绕王杰希也不知该到哪才安全,不过石切丸算是明白他想干什么了,他抖了抖袖子便把王杰希带到了神社外。

 

看着熟悉的鸟居又借着室外的月光,王杰希发现了男人佩戴着的刀,心里隐隐有了答案。他把自己要说的话输入进APP再向石切丸转述:“你是这把刀的使用者?”

 

“不,我就是这把刀,准确地说是这把刀的付丧神。”石切丸笑着回答,“我向您介绍一下自己,我叫石切丸,是平安时代的刀,由三条友成所锻,虽然被称作可以斩断石头的神刀,更常做的是驱除脓肿包和病魔。”

 

王杰希花了点时间去接受了一下这种不科学的事又稍稍学了一下“石切丸”发音,随即问他:“是付丧神的话,我应该看不见你的。”

 

石切丸露出一副尴尬的样子:“因为当时对您的眼睛产生了一点兴趣,忘了赐福了。”

 

王杰希突然觉得某种程度下黄少天似乎说对了:“所以……我和你之间是有什么联系吗?”

 

“啊……这怎么解释呢,你的体质有点特殊,在神社的时候我为了方便找你就留了一点灵力,没想到你居然受到影响了。在此我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抱歉。”石切丸微微躬了下腰。

 

“那这种影响多久才会消失?”王杰希问道。

 

石切丸拧了拧眉头,轻挠了腮,十分不好意思:“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但是它不会留下后遗症之类的,不必担心。”

 

王杰希没有说话,只是把头转向夜空,今晚没有月亮,这并不影响两人的心情,邂逅总归是充满美好与遐想的词。王杰希随意地坐着,石切丸站在离他不远的鸟居之下,夜风温柔地吻上他们的脸颊又不肯放下石切丸的狩衣,不停地抖动着。

 

王杰希瞪大了眼睛,眼里倒映出的石切丸是神圣而孤寂的,他与风为伍,星光为衣,即便手持刀剑也温柔的,迫切了解他的意愿使王杰希的心剧烈颤抖着。

 

“石切丸……”王杰希起身走到他的身边想要询问他的过去,又不知怎么开口去询问付丧神的过去,即使是付丧神也应领驭凡人之上,触碰不得。

 

石切丸侧头,含笑着说:“今天虽然没有月亮,但也是个好夜晚,如果你不想就寝的话,请允许我和你聊会儿天吧。”语罢,他就地跪坐了下来,将本体小心地放在膝前,示意王杰希也坐下。

 

“你是叫王杰希吧,我该怎么称呼你?王君?杰西君?杰西?杰西桑?王桑?”

 

王杰希十分无语地看着自顾自地纠结起称呼的石切丸,好笑地开口:“直接叫我王杰希吧,不要纠结了。”

 

“好!就叫你杰西好了!”石切丸歪着头高兴地将称呼定了下来,“……你刚刚说什么?”

 

“不用在意我说的话。”王杰希的挫败感油然而生,这种老头子的气息为什么在这个年轻的男人身上毫无违和啊!

 

“那么杰西你能告诉我你的经历吗?我很久没有在现世逛过了。”石切丸将自己的黑帽解了下来放在刀旁。

 

“我是一名电竞选手,现在是微草队的队长,最近刚拿下世界冠军。”王杰希说到这眼里闪着骄傲,嘴角忍不住上扬。

 

“诶?电竞是什么?”石切丸身子微微前倾。

 

“就是电子竞技,你可以理解为现世的一种比赛。”王杰希稍稍停顿了一下,“电子就是说的是这个。”他将手里的手机举了起来:“不过屏幕和按键都要比它大。”

 

“比赛很有趣啊,我曾经只参加过战争。不过今天正好,我们来比赛吧!”石切丸站起身,兴致高涨。

 

王杰希也站起身,他希望自己能接受这种奇葩的脑回路,“比什么?”

 

石切丸指指不远处的牌匾:“我们看谁跑到那下面吧。”

 

“……好。”

 

 

 

 

“预备……跑!”王杰希说完,一个蹬地便冲向前去,他本以为这种刀的付丧神都是战斗狂魔,直到跑到中途没有听到跑步声,他停下来想看看石切丸跑到哪了,这才发现石切丸的跑步简直像快走一样。

 

等石切丸到了终点后,王杰希刚想说什么,石切丸抢先一步:“你跑得好快啊,是我输了”说完爽朗地笑了几声。

 

“你那根本不是跑步吧。”王杰希忍不住说道。

 

“是……是吗?那是我最快的速度了。”石切丸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干笑了几声。

 

王杰希总觉得自己像活在梦里,一个自称是刀的付丧神的男人跑步如同快走一样,这居然还是他最快的速度了,不过他很喜欢今夜的一切。

“很开心,很久没有和人好好聊过了。不过杰西,我认为作为人类你需要睡觉了,我送你回去。”石切丸温柔的话却带着不可抗拒的感觉,他抓起王杰希的手将他传送回旅馆。

 

大家还在熟睡中,他们两人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石切丸看着王杰希盖上被子并又帮他把被子塞时才离开,俨然一副好父亲模样,他弯下腰凑在王杰希的耳边,低沉的声音似和王杰希的灵魂共鸣着:“晚安,杰西,希望明天能再和你聊聊,我想听你作为队长的经历。”

 

王杰希不经意间和石切丸对上双眼,对方的眼眸倒映的都是自己,亮亮的很好看,石切丸愣了神随即温温地笑了笑:“晚安了。”

 

“晚安。”

 

石切丸消失在门口,王杰希往上提了提被子侧过身闷声轻笑了出来,因为明天晚上还能遇见这位付丧神,这个灵力影响并不令人讨厌。

 

[TBC]


 @蓝雨的夏天还很长 希望不被嫌弃٩(๑❛ᴗ❛๑)۶

查看全文

【石切丸x王杰希】在神社里找姻缘是否搞错了什么(上)

#避雷避雷避雷!!!

 

#神社的样子是东拼西凑出来的

 

#感觉许久不发文有点难受,翻了翻奇怪的存货好像emmmmm只有这篇了

 


中上


「正文」

 

世邀赛的胜利是前所未有的盛世,全国几乎都掀起了荣耀了,联盟自然也高兴,主席大手一挥就将国家队送去日本旅游去了,时间为期两周。

 

就算是职业选手对于日本的文化并不陌生,他们早就在群里炸开锅讨论着去秋叶原购物了。

 

王杰希待在自己的宿舍里,整理着日用品和换洗衣物听见门外吵吵闹闹的,仔细一听高英杰也在里面便打开门张望:“不去睡觉,待在走廊上干什么?”一群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我们想给队长你挑本书。” 柳非挥了挥手中的《日常日语》。

 

王杰希扶了扶脑袋:“不用操心,你们快点回寝室,晚上早点睡,别那么兴奋,今天我也会准时查寝和平时训练没有区别。小杰,后面几天要管理好,不能松懈。”

 

“啊,好的,队长!”被突然点到名的高英杰一下子紧张,严肃地点点头。

 

送走闹心的队员,王杰希又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遗漏,洗了澡去查了寝才安心躺下。

 

一刻钟过去,王杰希一点儿合眼的迹象都没,什么都安安静静的,唯独心情有点激动,说教了半天结果自己才是那个兴奋的人。

 
 
 
第二天王杰希果然还没睡醒,在飞机上就直接打瞌睡了。  
 

“诶?老叶,你说王杰希怎么回事,居然上了飞机就睡?”方锐指了指隔了一个走道的王杰希,小声对叶修说。

 

“大概是昨晚太兴奋了吧,你看后面的沐橙、少天和孙翔几个都睡着了,没想到那么大年龄了还像小孩子一样。” 叶修呵呵笑了几声。

 

“你别说黄少天不说话还真有点寂寞。”方锐说。

 

“他说话与不说话就两个极端。”叶修望向窗外,飞机在云层上空飞行着,今天的天气很好,云层很稀,底下的海面泛着湛蓝湛蓝的颜色,“我说各位会不会说日语?”

喻文州放下手中的书:“简单的还是会说的。” 
 

“我能说自己可以正常交流吗?”肖时钦其实挺无奈的,毕竟自家队员某些方面的水平太高,不会也得会。

 

楚云秀有点震惊:“大佬啊,你得感谢你家队员。”

 

“肖队到时可要多多关照我们。”叶修调笑着。

 
 
 

四小时半的行程在一行人嬉闹下很快结束了,飞机降落在了大阪国际机场,靠着肖时钦找到了名叫Osaka Global的旅馆,这是一家日式旅馆,所有的装潢都带着浓厚的文化气息。房间预订的是多人室,很大的一个干净空间,地上铺着淡绿黄色的竹席,角落里放着几盏青行灯上面画着一枝红梅。

“老冯不错啊。”叶修有些欣喜。

 

“这算是花大手笔了吧,一间多人室加一间两人室共54000日元。”喻文州计算着,“将近三万人民币。”

 

“我说你们震惊归震惊,手中活别停啊,早点整理完早点去第一个地方!”孙翔说道。

“孙翔小朋友突然变正经了,有点不习惯啊。”叶修小小地愣了一下。 
 

王杰希路过孙翔冷不丁冒出一句:“估计昨晚没少喝六个核桃。”

 

“你们有病啊!这是好心提醒你们的!”孙翔瞬间炸毛。

 
 
 

一群人打打闹闹来到了坐落在大阪市东石切町的石切剑箭神社,去的路上黄少天一直在介绍着这个神社,据说里面居住着能治愈疾病的神,让王杰希要去好好参拜一下指不定能治好大小眼。

 
 
 
神社的藏在一座被建造成中国古代宫殿样式的建筑物后,棕色宫殿的大门正上方挂着一块写着“石切宫”黑色镀着金边的匾,进入大门首先看到传统的鸟居,它被刷成圣洁的纯白色,从边路再往里面就是挂满白色纸灯笼和吉田流纸垂的石切剑箭神社,门口有两只石狮像守护着。 
 

今天的人不算多国家队也是幸运的。微风吹过,灯笼和纸垂轻轻晃动着,一点声音也没有,温柔而宁静,神社像是睡着了般。

“总感觉说一点话都是罪过啊。”张佳乐压低声音吐槽着。 

“确实。”张新杰拿下自己的眼镜擦了擦,“这是一个神社本该有的样子。”

“我们要先参拜吧。”苏沐橙拉着叶修的胳膊对众人说,得到了大家的同意 。

因为参拜的人不多,一行人很快就排到了,映入眼帘的是一把白色刀鞘的刀,王杰希估计有一百多厘米长,刀连手柄都被白色防滑的线交叉缠绕着。

王杰希学着前人的模样把香资轻轻投入赛钱箱,摇响垂铃,鞠了两躬再双手合十击掌两次在心里默默地念着希望家人和联盟的人能健健康康之类的话,当然黄少天那小子路上和他说的那些,他根本不会去祈求的,最后又鞠了一转身离开。

 
 
而在赛钱箱的后面,站立着穿着宽大的绿色狩衣的石切丸,他是一个还未化形的灵体,本来石切丸应该对每一个前来参拜他的人温柔地一边摸着他们的头顶说一句神对他们的祝福:“好孩子,神明会为你祈福。”可到了王杰希石切丸只注意到了他两只大小不一的眼,正思索着这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有点邪性,没想到王杰希就走远了,实在按捺不是神格的躁动,他在王杰希身上留下了一点灵力,准备晚上去完成这次祝福。 
 
 

说来也奇,你说王杰希的大小眼不魔性肯定不对,就这么一点儿灵力使得王杰希竟能看见处于灵体状态的石切丸,晚上等到石切丸靠近王杰希时,王杰希居然能感受到他的气息,他猛得睁眼,就看见一个浑身绿色,带着乌帽的男人,他正跪坐在榻榻米边手里挥着比神社外挂着的纸垂要长一点的纸垂,嘴里念叨着什么。

 

石切丸祈祷完了,睁开眼就发现那双大小眼盯着自己,而王杰希也发现这个男人有一双紫色的眸子,但没有那种妖娆之感,反而是高贵、沉稳的深紫,眼角上挑的胭脂红也没有妩媚的感觉,更多的是为男人加上了温柔,整个人都被一种成熟的气息所环绕,仿佛是沉淀了百年的老酒,浓厚香醇。王杰希原本紧张的心莫名的安静了下来,这是个有魔力的人,他这样想着。

 

他们一时不知道该干什么。

 

“你……”这是两种不同的语言的发音,发现了这个事实的两人都愣住了。

-TBC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