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院长

吃了成长快乐,年更不再是梦(ノ゚▽゚)ノ
🐵 点关注,不迷路🌹
✨这里是院长的精神病院✨

【喻叶】魔术师在地狱能干啥

大骗子恶魔喻 x “洞察一切”的魔术师

 


中元节摸个鱼

 


以上接受请食用


 

 

叶修是一位受小镇上的人喜爱的魔术师,他的高脚帽为人所知,所有的珍宝奇葩都藏匿在帽底。

高脚帽先生所到之处引来一阵欢呼,小镇上的女性,只要是个女性都会急忙画上美美的妆,若是真的错过了的魔术师街头表演,怕是捶手顿足个一整天也不为过。

但即使如此镇上的先知也无法知道魔术师叶修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他来小镇上总是灰头土脸的,没有一个人认出他来,直到他从随身的行囊里拿出高脚帽,身上的斗篷一挥,脸上的污垢消失不见,身上的衣物也随之变得光鲜了起来,人们都一股脑地簇拥过来。

卖花的姑娘将鲜花连同漂亮的篮子都送给叶修,小孩则是凑向叶修,拉扯着他的斗篷和衣角希望自己能第一个拿到好吃的糖果。

叶修从来都是尽量满足小镇上的人们的要求,甚至是亲吻,他会绅士地牵起对方的手,一枚魔术师的吻就落在了他们的手背上,但是叶修唯一不会回答的是他究竟来自何处。

这个是叶修的秘密,每次表演结束都会有一位恶魔来接他回去,他唯一要做的是假装斗篷一挥,烟雾一起原地消失,表面神神秘秘,实则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制作烟幕弹。

 

“文州,我们能换个方式回家吗?”叶修被大魔王喻文州抱着,从滚滚烟雾中回到宫殿。两人被呛得直咳嗽。

“抱歉,叶修,地狱的经济情况不太好,最近亡者受刑只能用碳火烤,排气设施没有跟上,岩浆因为拖欠火费不工作了。”喻文州不急不缓地解释道。

叶修大叹一口气:“找天堂借点钱不行吗。”他做到煤炭旁拨弄着所谓的惩罚工具。

喻文州拉起拥在怀里,用自己的斗篷为他细细地擦手:“上次借的钱还没还清,天使长已经说明清楚不能再借了……以后不要去碰这堆煤炭,脏了手要费水的。”

知道这是玩笑的叶修起身佯装横了他一眼,又靠在了喻文州的怀里,说道:“你说这天使长是不是因为自己大小眼要整容,所以自己屯金币不肯借啊。喏,这是今天攒的金币。”

“辛苦夫人了。”喻文州吻了吻叶修的头顶。

“文州,你说我一个人类怎么偏偏要到你这没钱的破地狱工作。”

“因为爱情吧。”

叶修嗤地一声笑了出来:“那你怎么还不娶我。”

“等有钱了就娶,肯定娶。”喻文州认真地盯着他。

“你这个恶魔当得好失败,地狱居然穷成这样,要不是遇到我你怎么办。”
喻文州笑了笑没有答话,将叶修搂得更紧了,一下子谁都没有出声。

 

“文州。”
“恩。”
“金币都是我赚的。”
“恩。”
“怎么说我也算是买房的那个。”
“恩。”
“到时我穿西装,你穿婚纱。”
“恩。”
“你居然不反驳一下,兴许我就改主意了。”
“你说的都好。”

 

叶修轻咳了一声:“我去准备下次表演的东西。”

喻文州放开了他,目送叶修走到拐角再也看不到后,移走恶魔之椅,这下面藏了无数令凡人贪婪的金银珠宝,“傻瓜,地狱怎么会穷困落魄。”

喻文州偷笑了一会儿,招来两位狱卒:“后天婚礼,去准备一下。”

 

                                         -END-

 
© Jo院长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