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院长

吃了成长快乐,年更不再是梦(ノ゚▽゚)ノ
🐵 点关注,不迷路🌹
✨这里是院长的精神病院✨

【喻叶】模拟爱情 0~5

  • 类DBH paro(有改动)


  • 人类喻x仿生人叶


  • 一个个的小段子,时间线会混乱

 

  • 以上接受请食用






[正文]


<0>起始

     

        终于喻文州忍受不了租房无人打扫的脏乱,自己花了五千左右买了一个家政型的仿生人,至于到底好不好用他也不能确定,毕竟这两千块是在一并不正规的店家购入的。小店破旧,进去一股子锈味,钛液溅得到处都是。店主是一位年轻的女性,扎着个马尾十分豪爽,尽管脸上都是仿生人的蓝血,有点吓人。

       

       在购买过程中喻文州了解到老板娘名叫陈果,店是她父亲为组装废弃仿生人重新卖出而开的,而她不过是看店的机械师。陈果委婉地告诉喻文州,这里仿生人因为零件不是原配可能会出现故障。喻文州并不在意毕竟也只是为了租房的干净而买的,他住的地方那么小能出什么岔子。

       

       将大纸箱运到住宿后,他小心地拆开,新奇地戳了戳仿生人的皮肤,凉凉的、滑滑的还有点软软的,不过用一点力就碰到了里层的金属。第一次接触这种科技喻文州觉得它做得还挺不错的。

       按照说明书喻文州启动了仿生人,他看到机器的额角的LED灯闪了闪,随后由黄色变为正常的蓝色。

     “AX400,编号0030-2485-0529,请登入名字。”仿生人看着眼前的人说道。

       喻文州稍微思索了一下说:“叶修。”

    “我的名字是叶修,乐意为你效劳。”

 




<1>关于性格


       叶修十分乖巧,说待机就待机,说打扫就打扫,绝不违抗。每天除了午饭,其余的两顿餐都是被准备好的,家里清爽整洁,令无数喻文州的朋友羡慕,调侃说娶了个小媳妇。


       以上的情况是喻文州的臆想,现实很残酷,是喻文州自己任劳任怨帮忙打扫卫生,时不时喊一声叶修,希望他能离开游戏机去做顿饭。


     “我说文州,既然你已经做到这份上了干脆去烧顿饭,再说我不需要进食。”叶修腾出一只手取过一罐钛液吸了一口,“你们人类不整天嚷嚷着减肥,现在不正好吗。”


       喻文州看着叶修额上的LED灯平稳地转动着丝毫没有思考的样子,只想把他返厂,为什么会有这么懒惰的仿生人?


     “叶修,我们需要好好谈谈。”喻文州坐到叶修身前挡住他的视线,“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这么懒?”


     “仿生人为了能更好的接触并适合各种人类,会有不同性格。瞧你还是个文化人,这都不知道。”叶修摆了摆手。


     “叶修,你是一个家政型的仿生人。”喻文州试图教育,“这意味着你要做那种活,比如洗衣服、烧饭等等能帮助主人更好生活的事情。”


       叶修头上的灯变成了黄圈,喻文州看得是心中一阵欣喜,貌似起作用了。


     “打游戏也要加上去。”叶修正经地说道,“据我了解这个关卡你已经卡了两个月,减去你的工作学习以及日常起居需要的时间,也就说有875小时消耗在上面,而这点时间你能干很多事,所以我这是毫无疑问在帮你活得更好。”语毕,叶修还给了喻文州一个wink。

 

      啊,更想把这个仿生人返厂了。






<2>关于危险程度


       家政型放生人的武力值是一种很迷的东西的,平时看着他们做点家务好像十分人妻,就像叶修烧菜时,喻文州能一直看着他柔和的侧脸,一点都不无聊,心想着:自家仿生人的皮肤橡胶又光滑又白皙,走运了才买到了他。


       这种美好的印象一直持续到喻文州带着他去射击场,叶修手握仿冒的54式手枪对靶子进行了精准的计算,一枪命中靶子的心脏,连续几发都是同一个位置毫无偏差。

       末了,叶修放下枪转头发现喻文州的表情有点僵硬,于是他的程序猛得分析一通得出一定是“伤害了人类的自尊心”这个结论。为了抚平喻文州的心,叶修翘起自己的手对喻文州biu了一枪,说:“我要射中你的心。”

  

       然而喻文州心里毫无波动,甚至觉得自己就是个靶子。

 

 

<3>关于内裤

  

       叶修陪同喻文州购物,逛到男士内裤区时喻文州说:“我觉得需要为你购置点内裤,你需要活得更像个人。”

     

     “ 可是仿生人不需要穿内裤?”叶修亮起了黄圈,“我们有自我检测清洗系统。”

       

       然而喻文州执意要为叶修买下这些,询问他的尺寸,叶修语重心长地告诉他:“家政型仿生人没有【哔——】。”


       就此内裤问题也告了一段落。

 

 

 

<4>关于人形外挂


      “叶修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的账号被封了?”

      “他们说我roll点开挂,然而这是正常操作。”叶修无辜的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一阵心疼,他们肯定嫉妒自家仿生人的运气,正当他要开口安慰时,他的仿生人伸出了一只手,喻文州看见手上的橡胶皮肤逐渐褪去露出了里面乳白色的金属壳,叶修继续说道:“连接主机修改数据难道不是仿生人的正常操作吗?”

     

       我觉得你整个机器都是一个该被官方修补的bug,喻文州十分冷静。

 

 

 

<5>关于第一次的感受

 

       喻文州十分不愿记起这段回忆,很难接受自己进入叶修时,他面无表情毫不敏感一丝不动地告诉喻文州自己是个家政型仿生人,没有性爱系统。

       

喻文州能怎么办,枪都上档了,垒也打了一半了,那就干吧。然而这种像干娃娃的感觉实在难受,喻文州问叶修能否模拟叫声,叶修冷漠道:“你说的是娇喘模拟发声系统,这个系统和性爱模拟系统一起买有打折优惠,你可以选择现在购买,我的网络状态良……。”

       

       喻文州无奈的捂住叶修的嘴巴,说:“我选择你现在随便叫几声吧。”

叶修额头上的灯变成了黄色一闪一闪:“怎么叫?”

     “……只要叫就行。”

     “好的。”

 

      于是喻文州在类似于乌鸦的鸣叫声中结束了他的第一次。



                                                                                                  -TBC

   
© Jo院长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5)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