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院长

吃了成长快乐,年更不再是梦(ノ゚▽゚)ノ
🐵 点关注,不迷路🌹
✨这里是院长的精神病院✨

【瓶邪】背道

  • 一发完 


  • 黑手党paro


  • 沙海邪以及部分私


  • 梗:黑手党接吻时,把对方的唇含入嘴中,暗示【我将要杀了你】


  • ooc


 ==============================================  

       吴邪倚靠在办公室的门上,嘴里夹着一只雪茄,悠悠的白烟让他的脸阴晴不定。

 

       自吴邪成功混入张家,成为暗杀部队的队长已经两个礼拜了。虽说里头的某些人肯定看不惯短时间内成为队长的他,但是吴邪是谁啊,有人看不惯,那就半夜里把野鸡脖子藏在他们床下当闹钟来使,或者训练场直接走起干一架,当然最终结果都是一群大老爷们哭爹喊娘得抱他大腿。

 

       而现在,首领裘德考命令就在今天了结张起灵。吴邪又猛抽了一口雪茄,身边墙上斜放着的是陪伴了他十年煎熬岁月的“大白狗腿”巴雷特,黑漆漆的枪身反着冷冽的光。说道为什么要叫如此粗俗的名字,吴家小三爷只会面无表情朝你吐一口烟圈,回道:“呵,我乐意。”当然如果是里世界的人,前提他愿意告诉你,你会知道张家的首领有一把刀,它叫“黑金古刀”。

 

       吴邪抽完了最后一口烟,随意地将雪茄丢在地板上,用脚踩了又踩,扛起大白狗腿就走出房间。他,要去复命。其实他完全可以反水,抄起家伙把裘德考一锅端,可吴邪没有,又或者说他只是想借着敌对家族的身份和张起灵做个了断,也和十年前的“青铜门事件”切断联系。

 

       吴邪静静地蹲靠在窗下,离他所在的旅馆六百米多是张家张起灵和其他家族首领交涉的场所,吴邪能清楚得看到张起灵的后脑勺,和一脸笑得欠揍的黑瞎子侧脸。吴邪自然是听不到他们在谈些什么,他也不想知道,唯一他所想着的是张起灵的脑袋瓜炸开得一瞬间是什么样的。吴邪不禁暗自骂了一声变态,然后又偷偷观望了几眼,似乎双方交涉得很顺利,交换了协议书,又说了几句话,准备离开。早已安放好位置的大白狗腿已经迫不及待,就等着主人爽快得扣动扳机。吴邪低低地笑了一声,常年吸烟的喉咙发出嘶哑又致命地话语引诱着人去往地狱:

 

     “小哥,再见了……”

 

       只是隐约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按下扳机的一刹那,吴邪是闭着眼睛的,他没有去看剩余的场面,甚至脑子里也一片空白,没有去想象张起灵脑袋开花的样子,步履急促得离开了狙击现场,身体不住得颤抖着。

 

       吴邪几乎是飞奔在无人的小巷里,直到他的身后多出了一道声音:

 

     “吴邪。”

 

    “张佛爷果然命大,我吴小佛爷自愧不如啊。”吴邪停下脚,转过了身,语气里满是调笑的意味,撇去那双没有波动的眸子的话。

 

     “吴邪,‘终极’已经被破坏了。”

 

     “这我当然知道,是我亲手策划的。什么时候你也开始说这么无意义的话了,张佛爷。”吴邪点燃一根雪茄,自顾自地抽了起来。

 

     “你可以不去投靠裘德考,我会把十年前的事告诉你。”张起灵平静的说道。

 

    “但是,吴邪已经不再是无邪了……”吴邪那棕黄色的猫儿眼直视着张起灵的黑眸,当初满是灵动的猫儿眼被里世界的黑暗吞噬得无影无踪,张起灵透过他的眼睛只能看到疮痍和疲惫,不免有些愣怔,心丝丝得痛着。

 

       吴邪看到难得一见发呆的张起灵,抽了抽嘴角,掐灭了雪茄,走上前,扯过他的领带,吻了上去,张起灵的眼里竟有一瞬的失神,他看到吴邪闭着的眼睛,微微颤动的睫毛近在咫尺,他看到吴邪的眼睛下有淡淡的青黑色,他能够清楚的闻到吴邪身上那股烟草味,令人着迷,味道充满疯狂的感觉。

 

       张起灵想搂住吴邪加深这个烟草味的吻,但是吴邪先他一步,用力地撕咬着他的下唇直到尝到一股血腥味,于是吴邪温柔地含住了张起灵的唇,舌头轻轻舔舐着他的嘴角如同猫儿安抚失落的主人般。趁着他还没回过神,吴邪松开了他,撞开他的身体,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借过。”张起灵突然觉得有些悲哀,为自己也为吴邪悲哀,那个吻糅杂了太多的情绪,他不清楚十年间吴邪经历了什么,但唯一能够肯定的是他已经失去许多珍爱的人,毁灭“终极”的代价是不可估量的。

 

       刚刚被吴邪舔舐的嘴角有些发涩,那是吴邪在下定决心后的离别,但张起灵明白,他怎么能不明白呢!吴邪铁了心要杀他,这结局早在十年前张起灵他自己做出决定的一刹那就定格了,棋局上,一枚小小的棋子能逆转局势,那命运呢?每个人的一念便是变数。

 

       曾经盘马老爹对张起灵和吴邪说过,他们两个,总有一个人要被对方害死。

 

       后来,张家部分人员叛变,打得张起灵措手不及,波及到了吴邪的安危,叛乱平定后张起灵最终护住了吴邪,而他自己伤情严重当场昏了过去,失去意识前他想着还好没有害死吴邪。

 

       张起灵不是神佛,他只是经历太多太多,目睹了太多太多,他拥有情感和凡人一样,害怕最爱的人葬送在自己手上。

 

       默然许久,张起灵拾起吴邪扔下的雪茄,走出小巷。黑瞎子倚在转角处,抱着臂朝他嘿嘿一笑:“刚瞅见小三爷儿走了。怎么?哑巴这是没把媳妇哄好吗,还是媳妇傲娇了?”

 

       张起灵望着手里抽了一半的雪茄说:“他吻了我。”

 

    “这不是皆大欢喜吗,看不出来,小三爷儿竟主动了。”

 

       张起灵没说话,淡淡地扫了一眼黑瞎子,转身就离开了。这回轮到黑瞎子蒙住了,他暗自苦笑了一声,作为黑手党的一员不可能不明白吴邪的吻代表了了什么。

 

       但大概这是最好的结局了吧,至少他们都活着,至少现在张起灵没有害死吴邪,吴邪也没有害死张起灵。黑瞎子追上了张起灵又开始嬉皮笑脸。


THE END


==========================================

NG剧场:

     吴邪撞开张起灵,轻飘飘的说了一句:“爱过”然后离开案发现场。

     吴邪内心:亲完就跑,真刺激!

     小哥表示:床上再谈。

    

 
© Jo院长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