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院长

吃了成长快乐,年更不再是梦(ノ゚▽゚)ノ
🐵 点关注,不迷路🌹
✨这里是院长的精神病院✨

【石切丸x王杰希】在神社里找姻缘是否搞错了什么(上)

#避雷避雷避雷!!!

 

#神社的样子是东拼西凑出来的

 

#感觉许久不发文有点难受,翻了翻奇怪的存货好像emmmmm只有这篇了

 


中上


「正文」

 

世邀赛的胜利是前所未有的盛世,全国几乎都掀起了荣耀了,联盟自然也高兴,主席大手一挥就将国家队送去日本旅游去了,时间为期两周。

 

就算是职业选手对于日本的文化并不陌生,他们早就在群里炸开锅讨论着去秋叶原购物了。

 

王杰希待在自己的宿舍里,整理着日用品和换洗衣物听见门外吵吵闹闹的,仔细一听高英杰也在里面便打开门张望:“不去睡觉,待在走廊上干什么?”一群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我们想给队长你挑本书。” 柳非挥了挥手中的《日常日语》。

 

王杰希扶了扶脑袋:“不用操心,你们快点回寝室,晚上早点睡,别那么兴奋,今天我也会准时查寝和平时训练没有区别。小杰,后面几天要管理好,不能松懈。”

 

“啊,好的,队长!”被突然点到名的高英杰一下子紧张,严肃地点点头。

 

送走闹心的队员,王杰希又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遗漏,洗了澡去查了寝才安心躺下。

 

一刻钟过去,王杰希一点儿合眼的迹象都没,什么都安安静静的,唯独心情有点激动,说教了半天结果自己才是那个兴奋的人。

 
 
 
第二天王杰希果然还没睡醒,在飞机上就直接打瞌睡了。  
 

“诶?老叶,你说王杰希怎么回事,居然上了飞机就睡?”方锐指了指隔了一个走道的王杰希,小声对叶修说。

 

“大概是昨晚太兴奋了吧,你看后面的沐橙、少天和孙翔几个都睡着了,没想到那么大年龄了还像小孩子一样。” 叶修呵呵笑了几声。

 

“你别说黄少天不说话还真有点寂寞。”方锐说。

 

“他说话与不说话就两个极端。”叶修望向窗外,飞机在云层上空飞行着,今天的天气很好,云层很稀,底下的海面泛着湛蓝湛蓝的颜色,“我说各位会不会说日语?”

喻文州放下手中的书:“简单的还是会说的。” 
 

“我能说自己可以正常交流吗?”肖时钦其实挺无奈的,毕竟自家队员某些方面的水平太高,不会也得会。

 

楚云秀有点震惊:“大佬啊,你得感谢你家队员。”

 

“肖队到时可要多多关照我们。”叶修调笑着。

 
 
 

四小时半的行程在一行人嬉闹下很快结束了,飞机降落在了大阪国际机场,靠着肖时钦找到了名叫Osaka Global的旅馆,这是一家日式旅馆,所有的装潢都带着浓厚的文化气息。房间预订的是多人室,很大的一个干净空间,地上铺着淡绿黄色的竹席,角落里放着几盏青行灯上面画着一枝红梅。

“老冯不错啊。”叶修有些欣喜。

 

“这算是花大手笔了吧,一间多人室加一间两人室共54000日元。”喻文州计算着,“将近三万人民币。”

 

“我说你们震惊归震惊,手中活别停啊,早点整理完早点去第一个地方!”孙翔说道。

“孙翔小朋友突然变正经了,有点不习惯啊。”叶修小小地愣了一下。 
 

王杰希路过孙翔冷不丁冒出一句:“估计昨晚没少喝六个核桃。”

 

“你们有病啊!这是好心提醒你们的!”孙翔瞬间炸毛。

 
 
 

一群人打打闹闹来到了坐落在大阪市东石切町的石切剑箭神社,去的路上黄少天一直在介绍着这个神社,据说里面居住着能治愈疾病的神,让王杰希要去好好参拜一下指不定能治好大小眼。

 
 
 
神社的藏在一座被建造成中国古代宫殿样式的建筑物后,棕色宫殿的大门正上方挂着一块写着“石切宫”黑色镀着金边的匾,进入大门首先看到传统的鸟居,它被刷成圣洁的纯白色,从边路再往里面就是挂满白色纸灯笼和吉田流纸垂的石切剑箭神社,门口有两只石狮像守护着。 
 

今天的人不算多国家队也是幸运的。微风吹过,灯笼和纸垂轻轻晃动着,一点声音也没有,温柔而宁静,神社像是睡着了般。

“总感觉说一点话都是罪过啊。”张佳乐压低声音吐槽着。 

“确实。”张新杰拿下自己的眼镜擦了擦,“这是一个神社本该有的样子。”

“我们要先参拜吧。”苏沐橙拉着叶修的胳膊对众人说,得到了大家的同意 。

因为参拜的人不多,一行人很快就排到了,映入眼帘的是一把白色刀鞘的刀,王杰希估计有一百多厘米长,刀连手柄都被白色防滑的线交叉缠绕着。

王杰希学着前人的模样把香资轻轻投入赛钱箱,摇响垂铃,鞠了两躬再双手合十击掌两次在心里默默地念着希望家人和联盟的人能健健康康之类的话,当然黄少天那小子路上和他说的那些,他根本不会去祈求的,最后又鞠了一转身离开。

 
 
而在赛钱箱的后面,站立着穿着宽大的绿色狩衣的石切丸,他是一个还未化形的灵体,本来石切丸应该对每一个前来参拜他的人温柔地一边摸着他们的头顶说一句神对他们的祝福:“好孩子,神明会为你祈福。”可到了王杰希石切丸只注意到了他两只大小不一的眼,正思索着这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有点邪性,没想到王杰希就走远了,实在按捺不是神格的躁动,他在王杰希身上留下了一点灵力,准备晚上去完成这次祝福。 
 
 

说来也奇,你说王杰希的大小眼不魔性肯定不对,就这么一点儿灵力使得王杰希竟能看见处于灵体状态的石切丸,晚上等到石切丸靠近王杰希时,王杰希居然能感受到他的气息,他猛得睁眼,就看见一个浑身绿色,带着乌帽的男人,他正跪坐在榻榻米边手里挥着比神社外挂着的纸垂要长一点的纸垂,嘴里念叨着什么。

 

石切丸祈祷完了,睁开眼就发现那双大小眼盯着自己,而王杰希也发现这个男人有一双紫色的眸子,但没有那种妖娆之感,反而是高贵、沉稳的深紫,眼角上挑的胭脂红也没有妩媚的感觉,更多的是为男人加上了温柔,整个人都被一种成熟的气息所环绕,仿佛是沉淀了百年的老酒,浓厚香醇。王杰希原本紧张的心莫名的安静了下来,这是个有魔力的人,他这样想着。

 

他们一时不知道该干什么。

 

“你……”这是两种不同的语言的发音,发现了这个事实的两人都愣住了。

-TBC

   
© Jo院长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2)
热度(17)